第十一期:纪要||胡江:世界琥珀博物馆与虫珀鉴赏

一、概览2018年2月2日上午9:30,贵博讲坛第11期在贵州省博物馆A区二楼会议室举行。本期邀请上…

主讲人:胡江
时   间:2018年2月2日
地   点:贵州省博物馆A区2楼学术报告厅

一、概览

2018年2月2日上午9:30,贵博讲坛第11期在贵州省博物馆A区二楼会议室举行。本期邀请上海历史博物馆胡江馆长以《世界琥珀博物馆与虫珀鉴赏》为题作了精彩的讲演。讲座以多元视角解读世界七大琥珀博物馆及虫珀的故事与情怀。本期讲坛由贵州省博物馆陈顺祥馆长主持。河北博物院院长罗向军女士、福建博物院对外交流部主任林丹女士,以及赛巴琥珀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Sebastian Tajl及杨林先生参加了此次讲坛。

DG7A1439

贵州省博物馆陈顺祥馆长主持讲坛

二、讲演


DG7A1453

上海历史博物馆馆长胡江

(一)琥珀的成因、类型与分布

琥珀,数千万年前,巨大的第三纪树木制造出大量的树脂,随着时间的推移,千万年的沧桑岁月使这些粘稠的树脂硬化成为化石。2000万年前最后一次冰期结束,大量冰川融化,加之地壳剧烈运动产生了波罗的海。随着洋流运动,源源不断的琥珀被冲上岸边,琥珀随之被世人所发现。

被称为“琥珀之国”的波兰经过千万年的沧桑岁月衍生出北部沿海地区大量的琥珀矿藏。尤以波罗的海琥珀驰名海内外。“琥珀之路”,从波罗的海通往地中海,连接欧洲的多个重要城市。伴随着琥珀买卖中心的出现,衍生了世界上最大的琥珀加工集散地——格但斯克,并成立国际琥珀协会。行业标准的制定者——国际琥珀协会,是全球规模最大、范围最广、最权威的琥珀专业协会。

绵延数个世纪,琥珀与波兰紧密相连,商人们不远万里带着珍贵的“波罗的海之金——琥珀”沿着遥远的丝绸之路,穿越草原和沙漠运输到印度和中国。在当代“一带一路”战略下,波兰琥珀日益满足着中国市场的需求,共同推动中波两国在经贸合作上更加多元化与包容化。

中国目前考古发掘最早的琥珀制品,见于四川广汉三星堆1号祭祀坑,为一枚心形琥珀坠饰,一面阴刻蝉背纹,一面阴刻蝉腹纹。

中国对琥珀更深入的了解,出现在汉朝时期,在《周易正义》的疏中也有“琥珀拾芥”的记载,记录了摩擦后的琥珀能吸引细小的物体,说明汉代先民已经知道琥珀具有静电效应。汉初陆贾《新语·道基篇》中记载:“琥珀珊瑚,翠羽珠玉,山生水藏,择地而居,洁清明朗,润泽而濡”,从中可以得知,当时的人认为琥珀与珊瑚一样,都应在水中找寻。人们对琥珀的认识很早,使用也很早。全球对琥珀热爱排第一的当属中国。

1.琥珀的成因

公元77年罗马科学家最早发现了琥珀的成因。

波罗的海琥珀是树脂的化石,其形成可以简单分成3个阶段:树脂——柯巴脂——琥珀。从树木分泌出来的树脂带着浓浓的香味,这些液态的树脂缓慢流动,一滴滴滴落在地上或直接进入水中,逐渐硬化形成了柯巴脂,随着河流或海洋运送到了非常遥远的地方,直到沉积在波罗的海沿岸,经过漫长岁月形成波罗的海琥珀。波罗的海琥珀在桑比亚半岛和格但斯克湾的矿藏最广。被誉为琥珀之国的波兰北部沿海地区,有着大量经过岁月冲刷形成的琥珀矿藏。在古代中国琥珀被认为是老虎的魂魄;欧洲人则认为琥珀是阳光的精华。

图版A

琥珀是世界上最轻的有机宝石,其主要成分是碳、氢、氧。波罗的海琥珀颜色丰富,多为黄色和橘色琥珀,另有极为罕见的白色、绿色和蓝色琥珀。琥珀有云雾状也有透明的,透明的琥珀中通常含有昆虫和其他包裹物。波罗的海琥珀见证了四千万年前的生命足迹。内含昆虫和植物碎片的琥珀很好的保留了这些生物的三维原貌,是古生物学家最好的研究材料,也是琥珀爱好者及收藏家最好的藏品。

2.琥珀的分布

琥珀最出名的矿源是分布于沿海地区的国家,如波兰、俄罗斯、瑞典、丹麦以及德国,这些统称为波罗的海琥珀。由地下水冲入海里,再被冲回海岸边,主要在波兰、乌克兰、俄罗斯加里宁格勒等地。这地带的琥珀,掩埋在地下一百至三百英尺的地层中,该地层称为蓝泥。

矿珀主要分布在缅甸、中国抚顺以及日本。缅甸常见金珀、血珀;在日本,绘制了一份全球琥珀分布图,全球琥珀主要分为松科和豆科植物分泌的树脂化石。多米尼克、日本的久慈等地也产琥珀。

3.琥珀的种类

琥珀、柯巴脂、天然树脂三种,因为形成的时间不同,造成石化程度、成分稳定性、密度、熔点、颜色等都有区别。琥珀的保存最好是放在水里密闭储存或涂抹橄榄油,忌用香水等化学试剂。

国际琥珀协会按照对琥珀的宝石加工工艺和表面处理方式的不同,将琥珀分为以下4类:

a.天然波罗的海琥珀(Natural Balticamber):仅仅使用了机械化加工的手段,比如:打磨、切割、抛光等等,没有对琥珀的天然特性造成改变。

b.优化琥珀(Improved Balticamber):在加工过程中改变了琥珀的物理特性,包括透明度和颜色。在热处理的结果下人为提升和改变了透明度、硬度和颜色。

c.压制琥珀(Pressedamber):再生琥珀。使用琥珀粉、琥珀碎块,在高温加压下制成,里面不添加任何别的成分。

d.波罗的海粘合琥珀(Combined Balticamber):将两块或是多块天然的、优化的或是压合琥珀使用无色的粘合剂粘到一起。

4.鉴定方法

如何区分琥珀和柯巴脂、松香、塑料、玻璃

a.天然的琥珀比重轻,在1(盐):4(水)的盐水中,是浮在水面的。

b.琥珀具有静电效应。在丝绸和头发上摩擦后,可吸附小纸片

c.天然的琥珀在紫外灯照射下显荧光,塑料的或合成的基本不变色。

d.显微镜下观察琥珀内部细节,如蚜虫等

(二)世界琥珀博物馆

1.格但斯克琥珀博物馆

位于波罗的海之滨的格但斯克由此成了欧洲琥珀加工企业的主要集中地和世界上最大的琥珀集散地,被很多人称为“琥珀之都”。波兰格但斯克的琥珀博物馆原为监狱塔,是格但斯克的标志性建筑。其琥珀博物馆展示各类珍贵的琥珀收藏品,其中透明琥珀中捕捉到的一只蜥蜴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2.丹麦哥本哈根琥珀博物馆

浪漫的北欧风情中,不仅诞生了小美人鱼的凄美童话,也建造出一座雪白墙壁的琥珀博物馆。丹麦琥珀博物馆收藏了当地出产的琥珀艺术精品。这座博物馆设立在哥本哈根最古老的建筑之一,建于1606年,是全世界最古老的琥珀博物馆。馆中珍藏了来自史前世界的昆虫琥珀,人类加工而得的饰以金、银、钻石的琥珀艺术作品。

3.墨西哥恰帕斯州琥珀博物馆

世界第三大琥珀矿藏——墨西哥恰帕斯州琥珀博物馆。2007年在墨西哥恰帕斯州发现的树蛙琥珀,距今2500万年。

4.日本久慈琥珀博物馆

日本最大的琥珀博物馆位于盛产琥珀的岩手县,名为久慈琥珀博物馆。在久慈琥珀博物馆能了解到琥珀加工的过程,学习琥珀艺术,更可以亲身体验琥珀的制作或使用。

5.立陶宛帕兰加琥珀博物馆

该博物馆是波罗的海众多琥珀博物馆中最大的一家,馆内收藏的琥珀大约有28000件,其中15000件内含昆虫、蜘蛛或植物。对外展出的大约有4500块儿,大多数都是艺术品和琥珀首饰。对外展出的展厅面积达750平方米,馆内收藏了欧洲第三大的琥珀标本“太阳石”,重量达3.5千克。

馆内的内涵物琥珀相当丰富,除了虫珀外,还有蜥蜴珀,全世界基本完好的蜥蜴琥珀一共有四块,而帕兰加博物馆就收藏了两块。

6.维尔纽斯琥珀博物馆

维尔纽斯琥珀博物馆1998年建成,是一个半地下式的建筑。一楼和二楼展销琥珀饰品和工艺品,地下室陈列琥珀原石和各种虫珀

7.加里宁格勒琥珀博物馆

精美绝伦的“琥珀屋”,沉淀了历史又光彩照人。不仅包含琥珀加工展示展览,还保存了含有昆虫和植物的琥珀,让你在琥珀见证历史,而且藏品中不乏世纪琥珀艺术品以及当代艺术家作品。

中国国内琥珀博物馆:深圳世纪琥珀博物馆、成都琥珀博物馆

(三)虫珀鉴赏

虫珀,顾名思义,即是内含昆虫、树叶等包裹体琥珀。虫珀的形成几率很低,产量稀少,具有较高的科研价值、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虫珀属于琥珀里面及其珍贵的一类。虫珀为人类打开了一扇时间之窗,探索远古早已失落的世界。以下是各类收藏的虫珀类型展示。

微信图片_20180207152934

微信图片_20180207152939

微信图片_20180207152942

DG7A1460

讲坛现场

三、交流

1.李飞副馆长:感谢胡江馆长把关于琥珀的处女秀献给了贵州省博物馆。您对正在展出的波兰琥珀展有什么评价?

胡江馆长:在国内省级博物馆第一次大规模的琥珀展,很有意义。琥珀收藏现在是全球化的,但琥珀的知识没有得到广泛正确的传播,通过博物馆作为媒介展示,展出真正的琥珀,可以让观众对琥珀有正确的认识。重要的三点作用:a.让大家看到琥珀真品;b.是一个文化平台,是一个亲子文化传播的平台,从而促进对波兰文化的进一步了解和认识;c.将馆藏琥珀与波兰琥珀一起展出,讲述“一带一路”故事,这一点非常好。另外,有一个问题,琥珀展出灯光很重要,一般需要背光与侧光,我们可以慢慢探讨。

DG7A1469

贵州省博物馆李飞副馆长

2.Sebastian Tajl先生(波兰人):我个人对波兰琥珀有全面的了解,世界琥珀则不然。今天听了胡江馆长的讲演,才有了一个全面的认识。尤其是虫珀在波兰不多,希望能搭建平台进行两国文化交流。

胡江馆长:希望有机会进行交流,让琥珀文化得到更广的传播,琥珀艺术展可以让人们的视野和境界得到提升!

DG7A1481

赛巴琥珀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Sebastian Tajl及杨林先生(翻译)

四、结语

本期讲坛,是“时光凝固的美丽——波兰琥珀艺术展”系列活动之一。2018年,是波兰重获独立第100周年,也是贵州省博物馆开馆60周年,该展的举办因此有着非凡的意义。这是贵州与波兰在文化交流领域的一次碰撞与整合。展览主题为波兰琥珀艺术品,辅以贵博珍品,如东汉墓出土的狮形琥珀饰、精致华丽的清代琥珀朝珠等,既展示了波兰琥珀高超的工艺,也展示了中国传统琥珀的艺术魅力。贵州境内出土的琥珀是不是也来自波罗的海?是否沿着丝绸之路而来?琥珀的背后,是关于“一带一路”的宏大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