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展览简介

由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主办、中国园林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宁波博物馆、贵州省博物馆、意大利MondoMostre公司承办的国际巡回展览“从文艺复兴到黄金时代:威尼斯之辉”将于3月27日至6月21日期间在省博物馆新馆展出。本次展览得到了意大利驻重庆总领事馆、贵州省文化厅、贵州省文物局、贵阳海关以及中外运空运发展有限公司的大力支持。本次展览将展出油画、陶器、玻璃器等十多个种类的100组/103件展品,均来自于意大利威尼斯市博物馆基金会下辖的五家博物馆,包括:科雷尔博物馆、雷佐尼科宫、莫切尼哥宫、威尼斯玻璃博物馆以及卡尔·哥尔多尼之家。

展览全面展现了文艺复兴时期至黄金时代的威尼斯所创造的辉煌艺术成就,从不同角度诠释“水城”威尼斯独特的社会生活、开放包容的人文精神以及奢侈浮华的宫廷艺术。

这是继“璀璨的欧洲绘画艺术”油画大展后,省博物馆新馆再次推出一道丰富的意式文化大餐,是2015年贵州在文化领域对外交流与合作的重要项目之一,并将成为意我双方文化领域交流合作的又一个成功典范,将对促进中意友好往来和文化交流起到积极的作用。

展览的成功举办,必将成为筑城人民文化生活的一件盛事。贵州的观众能够不出国门就可以欣赏威尼斯的殿堂级艺术,踏上异域风情的文化之旅。

二、部分作品赏析

1.带剑的飞狮(镀金木雕)

飞狮是威尼斯城守护神圣马可的象征,也是公认的威尼斯的标志。飞狮标志出现在威尼斯共和国(8世纪至1797年)所有的官方公文,以及舰队的旗幡、硬币、城墙和城门上。它的前爪抓着福音书,或同时抓着一把宝剑,这是宣示共和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标和维护领土不惜使用武力。

2. 威尼斯远景图(油画,作者:小约瑟夫.海因茨)

这幅作品是小约瑟夫•海因茨根据威尼斯画家雅各布•德•巴尔巴利1500年的木刻画《威尼斯地图》进行的再创作,画作呈现了从空中俯瞰的17世纪中期威尼斯的全景。

“陆地之国”呈现在画面上方的远景中,北部平原如同绿色丝带一般直达阿尔卑斯山白色的山峰。画面中心,位于圣马可海港上方的威尼斯城在庆祝共和国舰队的凯旋:总督乘坐的巨大船只旁围绕着十几艘贡多拉,其他大型战船长长的红色船桨令人目不暇接的在水中翻飞,使人联想到它们共同驶向画面右侧丽都岛圣•尼可洛教堂的盛况。每年耶稣升天节(也称“海亲节”)期间,总督都会在这里主持庆祝仪式。画面左侧,进行运输和商业服务的大型帆船在朱代卡运河中平静的行驶着。与德•巴尔巴利的原作相比,画作删除了“海神”海王星和“贸易之神”水星,保留了象征来自八个方向的风的奇特吹气头像,并在大运河开头处,加入了当时正在兴建的安康教堂。

3. 在总督宫顾问团大厅欢迎使节(油画,作者:小约瑟夫.海因茨)

这幅画作生动地再现了威尼斯共和国的重要政治活动——接待外国使节。接待仪式庄严而隆重,在总督宫中的大厅内装饰有保罗•韦罗内西的寓言画和宗教画,总督作为顾问团主席落座于中心位置,六个身着红色长袍的上议院代表(大顾问),以及五个内陆地区顾问和五个海洋事务顾问分坐于两侧。

顾问团成立于14世纪,是威尼斯共和国大臣组成的委员会,其目的是为了削减总督的个人权力。顾问团成员被称为“Savi”(顾问),也就是“智者”的意思,代表国家领土的各个区域,管理经济、外交、内务、社会和军事策略等事务。在“最高议会”成立后,顾问团还承担了执行职能,最高议会对总督个人权力的约束更甚,由大议会选出的六个总督宫议员和三个高级法官组成,他们在总督身边辅佐国家事务。

4. 圣马可广场的共和国总督游行(油画,作者:切萨雷· 韦切利)

这幅重要的十六世纪绘画作品忠实的反映了圣马可广场的面貌,它是威尼斯唯一一个真正的广场,也是城市里最宽阔的公共空间,已成为闻名世界的威尼斯的标志。

实际上,画作的第一层次表现的是传统的游行场面,通常在耶稣升天节、基督圣体圣血节或者新总督当选期间举行,人们按照共和国的社会等级制度划分列队,遵守严格的典礼仪式穿过广场:总督位于队伍中心,身后撑起的是源于拜占庭的皇家传统阳伞,跟在他身后的是大书记官(国家官僚事物总管)、当局官员、重要的学院和其他官方协会的代表。

辉煌的圣马可大教堂主导了整个背景,可以辨认出她的金色马赛克、大理石外立面、正门上方的镀金青铜驷马车、前门上层的哥特式花俏装饰和铅灰色拜占庭式的鼓胀圆顶。右侧是高高的钟楼,与新的行政官邸大楼共同构成广场的一侧(圣马可行政官的公用住宅),这是建筑师文琴佐·斯卡莫齐的作品,他使用的是十六世纪中期雅各布·桑索维诺建造马尔恰纳图书馆时的图纸。

画中的著名建筑似乎刚刚完工,由此可以推断出画作是在1585 年之后创作的。

左侧是旧的行政官邸大楼,尽头的时钟塔上有两个著名的“敲钟人”整点报时,这些建筑建于十五世纪。

值得注意的是,广场的地面依然是红砖铺就的(这是来自火山的石头——粗面岩,十八世纪才换成白色大理石)。明确的画作风格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作者是切萨雷·韦切利奥,大画家提香的兄弟。

5. 大运河上的赛船会(油画)

在这幅意趣盎然的作品中,画家从海湾大运河入口处取景,表现了热闹的赛船会那声势浩大、兴高采烈的场面。画作以左侧海关大楼开始,经过庞大精美的巴洛克式建筑——安康还愿教堂,数只装饰豪华精美的船只排成规模宏大的长队,欢迎外国君主、国家领导和使节,这一台如同“凯旋”的精彩演出令来客感到惊喜和震撼。

6.带有船舱的贡多拉模型(木质模型,作者:安东尼奥.卡萨尔)

  在威尼斯运行的各类船只中,贡多拉无疑是最为人熟知的交通工具。长约11米,平底,船的两头弯弯翘起,贡多拉可以是一个家庭的私有财产,也可以像今天那样,由船夫租赁,在城市狭窄和迂回的河道间提供运送乘客的有偿服务。在发送机时代到来之前,贡多拉一年四季每天都在运转,为了在恶劣的天气下保护乘客,也为了私密性的需要,人们开始使用带有船舱的贡多拉,船舱也是木质的,以黑色绒锻覆盖。展出的模型来自卡萨尔家族——从1833年开始活跃于威尼斯的最著名的造船者之一,模型曾经与其他泻湖常见的船只模型共同在1884年都灵国际博览会和1885年的维也纳国际博览会上展出。

7.女式服装(丝绸)

这是一件蓝色丝绸女士长裙。彩色丝线织锦的装饰图案是开着花的树枝和波纹构成浅色的底纹。起源于披风的18世纪典型的背部宽松女士长袍,在世纪之初就已为人所熟悉,格拉德尼戈家族的记事员曾经在1721年记录过这种特殊的服装结构。从18世纪50年代起,为了令宫廷接受,意大利北部的艾德里安式(Andrienne)拖裙逐渐失去了不拘礼节的原始特色,70年代末期由于玛丽•安托瓦内特塔皇后宫廷的青睐,它得以重回时尚舞台。

10.扇子

扇子正面和背面绘有田园风格的场景,镂空扇骨带有绘画和涂漆。18世纪和19世纪之间,贵族和富有家庭的妇女通常拥有多把扇子,用于一天中的不同场合。扇子的作用在贵妇们的生活中不尽相同:批准一门亲事、准备嫁妆、出席宫廷活动、庆祝孩子出生、参加哀悼仪式等,18世纪还出现了专门用于上教堂的扇子。此外,为了宣传最时髦的舞蹈,人们在扇子上印上剧院的地图和舞者的名字,就像“舞会名册”那样。法国革命期间,扇子成为向民众宣传重大事件和重要人物的工具,一些扇子因对路易十六和皇室进行了赞美,承载了反革命的内容而被严厉禁止。

11.鱼形油灯(玻璃)

模具吹制,饰有水平楞纹,缠绕着螺旋状的“向日葵玻璃”丝,加工时进行碎裂。瓶口、背鳍和腹鳍为焊接,冷却后用镊子加工。眼睛为“向日葵玻璃”,带有黑点。一些学者认为这可能是一件意大利中部(托斯卡纳)仿制穆拉诺的玻璃制品。

12. “代达罗斯和伊卡洛斯的故事”历史故事装饰盘(彩釉陶器)

在夕阳的迷人景致中,著名的希腊神话发生在这座壮丽的宫殿:建筑师和雕塑家代达罗斯完成了国王米诺斯请他修建的迷宫,以囚禁可怕的米诺陶洛斯,结果他和儿子伊卡洛斯也被关了进去。代达罗斯为自己和儿子制造了翅膀,两人成功的飞走逃了出去。由于翅膀是用蜡粘在身上的,代达罗尔警告儿子不要飞的太高,可是贪玩的伊卡洛斯没有理会,因为过于靠近太阳而融化了身上的蜡,他掉了下来。盘子的上方描绘了这戏剧性的时刻,伊卡洛斯猛然跌落和由此而生的绝望。盘子的下方表现的是代达罗尔为了体面的安葬儿子正在掘墓。

16世纪文艺复兴时期,以历史故事画装饰的物品,成为当时意大利宫廷奢侈品的主角,在威尼斯也受到追捧和赞赏。这一件作品叙事场景生动,色彩明艳,可能出自乌尔比诺最好的工厂。

13.托盘(锡釉彩陶)

这件多重裂片式的大托盘带有手柄,代表了“中国风”的装饰特色,相对于“小桥式”它的变化更加复杂多样,类似于展览中展示的另一件大盘(cfr. cat. 76)论其尺寸、保存状况和画质量无疑是诺韦制造的同类作品中的佼佼者。

相对于安东尼博通常的出品来说,这一件的装饰图案显得特别密集。画面划分为三个场景,以粗犷的绘画元素表现,这与此类装饰一般采用的纤细而抽象的线条也有所不同。

托盘的下方靠近边沿处是两个巨大的多节根,从中延伸出带有风格化花朵和叶片的小树枝。中心则是一个优雅的贵妇人形象,身后跟着一个侍从和一只小狗。上方是两片草地,连接着榈树和亭台的图案,与当地的遗迹和松柏共同构成具有异国色彩的乡村风情。另一个独特的节是以强烈的明暗对比法绘制的云彩。

相关背景材料

1.意大利驻重庆总领事馆

意大利驻重庆总领事馆是意大利在西南地区设立的第一家领事馆,原意大利驻华大使馆新闻参赞马斐桐(Sergio Maffettone)担任首任意大利驻重庆总领事。于2013年12月30日开馆。主要负责重庆、四川、贵州、云南的工作。

2.威尼斯市博物馆基金会

威尼斯市博物馆基金会,作为威尼斯唯一的博物馆联合机构,负责管理和推广其所辖威尼斯地区的相关博物馆,其中包括为本次展览提供展品的科雷尔博物馆、雷佐尼科宫博物馆、莫拉诺玻璃博物馆、莫切尼戈宫和哥尔多尼之家等十二家欧洲重要的博物馆机构。

3.威尼斯:艺术、狂欢、奢华

提起威尼斯,我们不禁想到艺术之都、狂欢之城、奢华宫殿。虽然在文艺复兴时期也许人们更加认可佛罗伦萨,但是威尼斯的艺术家却用自己独特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缔造了别具风格的艺术成就。在本次展览中,我们将看到威尼斯城的守护神镀金木雕的飞狮,金碧辉煌的总督宫和神圣的圣马可大教堂,感受大运河上赛船会的热闹和救世主节游行的狂欢,欣赏威尼斯人时髦的服装和精致的饰品,想象人们带着节日面具乘坐贡多拉船出行参加舞会的场景。当然,本次展览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就是皇家珍品和私人收藏,巧夺天工的玻璃器与别国相比是同时代的佼佼者,鱼形的玻璃油灯和手枪型的酒壶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印有欧洲神话故事的果盘和油画更是光彩夺目。总之,威尼斯带给我们的是美的享受,留给世人的是艺术的宝藏。

4.威尼斯为何如此与众不同?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威尼斯“这个自由的长女,闪烁着自由之光的童贞城市”,堪称世界上早期第一个近代化国家。威尼斯的城市艺术和别具特色的建筑都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他的特殊性主要基于四个方面:独特的地理位置、强大的商业贸易、拜占庭的传统影响和带有世界性色彩的稳定政治的社会结构。

威尼斯得天独厚的城市形态源自威尼托泻湖中心地区不计其数的低矮岛屿,它们之间密布着大大小小的运河。由于这种特殊的水上城市结构使得威尼斯可以避免战争的灾害,获得稳定的政治局面,人们安居乐业。因良好的地理位置,威尼斯成为海陆两段丝绸之路的重要端点,同时,威尼斯作为东西方文明交流的桥梁,将失传的希腊文古籍从东方引入,促成了西欧文艺复兴的出现。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威尼斯内在的传统天性使外国人和外来移民能够快速融入其国际化的经济活力之中,并在开放、包容和兼容并蓄的文化氛围下发挥才能。在地中海地区,威尼斯成功地扮演了东西方商品、技术、知识、美学、文化交流的使者,促使欧洲从封建体制走向现代,成为无可争议的“亚得里亚海女王”。尽管威尼斯共和国历经千年已然沉寂,但其几个世纪的辉煌文明史,仍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产生着深远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