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习惯将同一气质的名士达人齐名合称,如竹林七贤、饮中八仙。中国古代画坛亦如此,尤其是明清时期,特别喜欢成立一些小集体以便于区别,不仅画要分派,比如吴门、浙派啊什么的。小集体之外,还要成立一些小圈子,或者即使没有特别多交往,但也按一些共同特点,比如时间段、思想倾向、艺术风格等划分为一类,其中四是一个使用频率最高的数字,比如元四家、明四家、四王、四僧;有些时候人太多,就七八九也用,比如画中九友,扬州八怪……咦,说到主题了,试问一枝一叶总关情,八怪你又知多少?

言归正传,“扬州八怪”是哪八怪?有人说是八个,有人说不止八个;有人说这八个,有人说另外八个,当时活跃在扬州画坛上的重要的画家并不止八人,约有十六、七人,所以“八并非确数。清末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较早记载了“八怪”,提法为:汪士慎、郑燮、高翔、金农、李鱓、黄慎、李方膺、罗聘。至于有人提到的其它画家,如华喦、闵贞、高凤翰、李勉、陈撰、边寿民、杨法等,因画风接近,也并入扬州八怪的范畴,美术史上也常称其为“扬州画派”。

“扬州八怪”虽为“怪”,实则为新,不仅是画法面貌新,而且是审美情趣新,他们大多出身于知识阶层,有相近的生活体验和思想情感,有的终生不仕,有的经过科举从政,一度出任小官,却又先后被黜或辞职,终以卖画为生。他们生活比较清苦,深知官场的腐败,形成了蔑视权贵、行为狂放的性格,借助书画抒发内心的愤懑。扬州八怪画家突破了“正统“书画的束缚,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重在自己创造与发挥,穷其一生,为创造新的画风而努力,成为十八世纪中国画坛突破正统派桎梏的一股生力军,并对后世绘画产生了重要影响。

时至今日,“扬州八怪”留下了丰富的丹青作品,也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欲知其中一二,展期有限,再无下回分解,且来观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