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想与贵博国宝级文物擦肩而过吗?

因热爱工作一再推迟来贵博打call的居家男、乖乖女们注意啦!为了文物保护工作的需要,让珍贵文物更好的流传于世,建馆来首次公开现身的国宝《大般涅槃经》第三十四卷和《楷书信札横卷》将在4月9日“回宫静养”了,还没来贵博一饱眼福的你可要抓紧时间哦!他们再次携手露脸,那可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你真的想与一千年前的唐人楷书就这样失之交臂?你真的想与北宋名臣韩琦的作品擦肩而过?蓝瘦?香菇?那就速来贵州省博物馆吧!等您一起来尬一尬那些文物背后的故事!

《大般涅槃经卷》

微信图片_20180306101755

佛教自东汉传入中国,在唐代盛极一时,抄写经文是表现佛教信徒虔诚信仰的重要形式。馆藏《大般涅槃经卷》为唐代人楷书横卷所抄,《大般涅槃经》第三十四卷是佛教的重要经典之一。

韩琦《楷书信札横卷》

微信图片_20180306101800

韩琦(1008-1075),字稚圭,自号赣叟,相州安阳(今河南安阳)人,北宋政治家,天圣进士,历仕仁宗、英宗、神宗三朝。官至尚书吏部侍郎、参知政事,后进右仆射,封魏国公。韩琦楷书受颜真卿影响而自成一家,不杂他体。《楷书信札横卷》为信札两通,第一通为韩琦写给欧阳修的信札,内容是他曾请欧阳修为其昼锦堂(1055年,韩琦以疾自请改知相州,建昼锦堂于州署后园)作记文,见记文后,复信感谢欧阳修,称赞其文:“雄辞濬发,譬夫江河之决奔腾放肆,势不可御”等,信札字迹雄劲、端庄,风格出入颜柳之间;第二通墨迹漫患,大部分字迹剥蚀,少数字也是隐约而辨,内容无法识别,此件手札卷有元代至清代文人的十三段题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