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博课堂 《一往‘吴’‘黔’之说文解字话青铜》

大家好,我是贵州省博物馆讲解员彭帅辉。相信通过前面课堂的学习,大家对于古代会稽和牂柯”青铜文物和历史文化都有了一定的了解,那么本次我们将从展览中生僻字的角度来讲述青铜文物别样的风采,让我们一起来“说文解字话青铜”吧!


走进本次展览,映入眼帘的是琳琅满目的青铜器,不过随之而来的就是许多陌生的生僻字,就比如前方展柜当中所看到的青铜鼎与簋。可能相较于”,我们对于这个“簋”字则更加陌生。“簋”(guǐ),本义指古代青铜或陶制盛食物的容器,它自商代开始出现,延续至战国时期。在人们祭祀、宴飨(xiǎng)或随葬时,簋往往与鼎作为重要的礼器来配套使用。它的形象通常是敞口、束颈、鼓腹早期无耳,周代后出现双耳或四耳等形式。多数簋体形厚重,外表饰兽面纹、夔(kuí)龙纹、云雷纹、乳钉纹等纹饰,也有素面或仅一两道纹饰。同时在许多古文献当中,对于“簋”均有记载,《说文解字》中记录:“簋,黍稷(shǔ jì)方器也。”,《周礼·舍人》中记:“皆云圆曰簋,谓内圆也。”,《易·损》中记:“二簋可用享。”从所举文献中,我们大致可以看出簋的作用、形制和使用规格。从这样一件器物,我们可以了解到中国古代“民以食为天”“夫礼之初,始诸饮食”的观念,它不仅仅只是一句熟悉的古训,同时还向我们道出了儒家文化的核心思想——“礼”的本源。

前方所看到一些独特的青铜器物,如鸟纹觥、提梁卣等,它们普遍作为古人的饮食器具进行使用,“觥”(gōng)与“卣”(yǒu)都是古代商周时期典型的盛酒器,然而较之不同的是,“觥”最初指用兽角制成的器物,《说文解字》中载:“觥,兕牛角可以饮者也。”“兕”(),古代一说指犀牛,说明最初的“觥”便以牛角制成使用,之后也出现了木制或铜制“觥”,有些“觥”的造型会做成动物状,以动物的头背为盖,身为腹,四脚为足,这样的设计将器形美观与实用性相兼顾,表现出优良的工艺设计思想,让整件器物显得十分的独特。

“卣”,古代盛酒器,青铜制,椭圆或圆口,深腹,圈足,通常口小腹大,有盖和提梁。“卣”器形变化较多,商代多椭圆形,西周则多圆筒状。在许多古文献当中“卣”的出现往往与“秬鬯”所搭配,如《三国演义》当中载:“秬鬯一卣,圭瓒副焉”,“秬鬯”(jù chàng)指古代以黑黍和郁金酿造的酒,用以祭祀神明或者赏赐功臣,是古代皇帝特赐的九种用物之一(即九锡之礼),所以我们也可看出“卣”便是配套使用的一种礼器。

本次展览当中还有哪些奇特的生僻字呢?这里我们留下悬念,期待我们的观众们走进贵州省博物馆,去到展厅来了解更多独具魅力的青铜文化。

从本次展览我们不光可以看到中国青铜时代独特的风采,了解到“会稽和牂柯”两地奇妙的故事传说,同时还可以领会展览文字信息非凡意义。作为记录文明传承的书写符号,汉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支柱。相信通过本次小课堂,可以让大家学习到一些“展览中的生僻字”,感受到珍贵藏品中的文化内涵,更加深入地了解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激发我们对中华民族历史文化的骄傲自信。

(文字:彭帅辉视频:宋佳


0